我偏偏不(1 / 1)

唐可心蹙了蹙眉头,反而是问:“可是现在的我不开心不幸福……能够给我幸福的人也不是你……

艾利欧先生……麻烦你忘记我,不要在意我了,好不好?”

“你为什么不能把那个先生取掉,你知道这样我的心有多痛吗?我觉得自己是被你拒绝在外的存在……

唐可心啊……我的心在痛,我真的很痛,你明白吗?”艾利欧捂着胸口,痛苦看着唐可心。

“如果我假装喜欢你,留在你身边,你会更痛……艾利欧先生,不要自欺欺人了,我想清楚了……

如果你要逼我跟你在一起,那么你得到的只会是一具尸体,其他的……你不可能得到。”唐可心平静的说着。

这是艾利欧第一次在唐可心脸上看到如此平静的表情。

他忽然难受起来。

如果唐可心骂他,真是跟他剑拔弩张的,或许这些就没什么了……

偏偏,唐可心不会……

她在用最冰冷的眼神对着他。

他真的那么讨厌她吗?

“咳咳……我……真是个笑话不是吗?我在努力什么啊……唐可心……你告诉我……现在的我究竟在努力什么?”艾利欧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忍不住咆哮着。

唐可心没有回答,但是旁边的萧二少却直接咆哮着,“离她远点!”

“哼,我偏偏不……”艾利欧冷笑。

“那我们打,你别碰她,我现在跟你打!”萧二少将西装外套给脱了,拳头攥紧了,准备跟这边的打架。

唐可心蹙了蹙眉头,刚要说别打了,两个男人就已经扭打在一起。

他们其实早就想要这样打一场了。

二楼的卧室里,气氛也不是很好。

南风烈进去之前,蒋灿烈就已经用被子遮住了陆瑶的身体,他抱着胳膊,歪头看男人,笑道:“怎么……来看我们的残局?

抱歉,我不想让你看到我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我怕刺激到你!”

“呵呵,你会有怕的?”南风烈狠狠的瞪了男人一眼,随后目光落在陆瑶身上,满脸的担心。

陆瑶抿了抿唇,刚要开口解释,蒋灿烈却捂住了她的嘴巴,凑到她耳边,小声道:“你……是不是忘记了?”

他们说好打赌的事。

陆瑶蹙眉……这个家伙真是变态,竟然还在想着打赌的事。

陆瑶没有说话,那边南风烈就愤怒了,“你放开她,有什么事我们男人跟男人之间来。”

“呵呵……南风烈,在我看来,你的毛都没有长全,你就想要对付我们吗?抱歉……没可能哦。”蒋灿烈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讥诮。

南风烈反而比刚才冷静了,他冷笑道:“一般输了的人,才会呈口舌之快,你说呢?”

其实他们找到这里的时候,艾利欧跟蒋灿烈的败局就已经定了下来。

所以说……他们无论怎么折腾,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他不能随着这个家伙的思路走,让他给带偏了,那可就不是一件好事了。

蒋灿烈看他如此,冷冷的说:“你才是在呈口舌之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