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六章 理由(1 / 2)

南宋大相公 大苹果 1773 字 1个月前

完颜亮一声断喝之后,殿中纷纷擎出兵刃一边乱糟糟的大喝,一边疯狂敲打,发出嘈杂之声。

“为何不跪拜!”

“他娘的宋朝使臣找死么?跪下!”

“跪下!跪下!”

史浩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不为所动。方子安昂首而立,放声大笑。

完颜亮神色凌厉,一双虎目盯着方子安喝道:“你笑什么?”

方子安冷声道:“堂堂金国朝堂,当为庄重严肃之所。贵国王公大臣,当为持重体面之人,怎地一个个像个市井屠狗之辈,吵吵闹闹,成何体统?把个好好的朝堂搞得跟个澡堂子一般,真是教人感到好笑。”

“什么?该死的南蛮子,敢取笑我们。宰了他。”

“对,宰了他。敢羞辱我们,挖了眼珠子割了舌头剁成八块喂狗。”

“宰了他,宰了他。”

金国群臣一片鸹噪怒骂之声。

“我等乃大宋使臣,两国交战,不斩来使。贵国难道要破了这规矩,贻笑大方么?”史浩大声说道。

“史大人,跟他们说这些作甚?他们怎懂这些道理?我们奉旨前来出使,本就抱着必死之心,他们要杀便杀,咱们可不在乎这些。教他们被天下人笑话去,不必提醒他们。反正杀了我们,两国便要交战,这正好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随他们怎么叫骂,不必理会。”方子安大声道。

完颜亮气的脸色铁青,两篷黄胡子都飞了起来,厉声喝道:“宋朝使臣,莫非你以为朕不敢杀了你们?朕想怎么做便怎么做,岂会在乎世人的言语和眼光?你们拿交战来威胁朕,岂非是天大的笑话。看来你们不是来谈判的,而是来挑事的。”

史浩沉声道:“我等若非为谈判而来,却又为何千里迢迢千辛万苦来到这燕京之地?金国皇帝陛下,你这话说的可没道理。喊打喊杀的是你们,我二人来觐见陛下,呈递国书,可没得罪你们。你们当以礼相待,而非言语威胁。本使和方副使可不受你们威胁。”

完颜亮大声喝道:“伶牙俐齿,倒是我们的不是了?要谈礼数是么?朕问你们,为何见到朕不跪拜行礼?”

史浩沉声道:“我等上跪天,下跪地。中跪君师亲。陛下虽贵为皇帝,但却不是我大宋之君,我等也非你金国之臣。我们没有理由向你跪拜。陛下的要求乃无礼要求,恕难从命。”

完颜亮闻言仰天大笑,指着史浩大声道:“你说什么?你说你不是我大金之臣?莫非你忘了宋金之议?当年和议之中明明白白的写着,你宋朝向我大金称臣。你们临安的那个皇帝都是我大金先皇册封的。你们的皇帝都自认是我大金臣子,何况是你们?莫非你们不认自己是宋朝的臣子么?这可真是朕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哈哈哈。”

殿下群臣哈哈哈哈狂笑起来,一个个指着史浩和方子安二人尽情嘲讽起来。

“宋朝人真他娘的没脸没皮,居然能说出这种话。他们的皇帝都向我大金称臣了,他们反倒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来。真是笑死人了。”

“可不是么,也好意思说出口来。自己不脸红么?”

“哈哈哈,莫非这人的意思是,他是他们宋朝皇帝的奴才,所以没资格当我大金之臣是不是?这么一想他们还真是不够格当我大金的臣子,当条狗还差不多。”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群金国王公大臣们尽情嘲弄,肆无忌惮的指指点点的大笑着。

史浩面色铁青,沉默不语。确实,完颜亮的话倒也不是强词夺理。绍兴和议的核心内容中,除了割地进贡之外确实有宋向金称臣的明确条款。赵构的大宋皇帝也确实是按照和议的内容由金国皇帝册封加冕。虽然这种称臣只是象征意义上的称臣,但确实是宋向金国低头,白纸黑字明明白白。其实,很多人对绍兴和议不满的原因便是因为这一条,这一条没有实质上的伤害,但是却是一种更大的精神上的羞辱。这甚至比割地进贡更加的让人羞辱。很多人反对绍兴和议,其实便是因为这一条。想当年,大宋和辽国之间也是势成水火,最终澶渊之盟达成,两国休兵罢战,大宋给辽人少量岁币作为抚慰,双方结为兄弟之国。即便如此,澶渊之盟还是一直饱受诟病。而绍兴和议和澶渊之盟比起来,则是更加的变本加厉,侮辱性极强了。

宋向金称臣,大宋君臣都是名义上的金国的臣子,这一点根本无从辩驳。史浩说自己不是金国的臣子,所以无需向完颜亮行叩拜之礼的理由是完全站不住脚的。所以完颜亮说出这一点,史浩无言以对,只能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