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五章 觐见(1 / 1)

南宋大相公 大苹果 1723 字 1天前

即便有绍兴和议的达成,两国之间也已经休兵息战十几年,但是双方心中的敌意显然并未因为这十几年时间而有丝毫的减退。此刻双方谈判尚未开始,使团尚未进城,便已经剑拔弩张,言语之中毫不客气起来。

萧裕瞪视方子安半晌,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没想到方大人年纪轻轻,嘴皮子倒是厉害的很。这也是你们宋人的优点,言辞犀利,嘴上不饶人。罢了,老夫也不计较这些,毕竟你们是使者,得给你们些尊重。不过,老夫给诸位一个忠告,二位使者莫忘了你们此行是来和我大金商议重要事务的。若是在谈判之时依旧这么耍嘴皮子寸步不让的话,怕非明智之举。”

方子安尚未答话,史浩沉声道:“本使奉我大宋皇帝之命前来和贵国谈判,自知分寸进退,倒也不劳萧宰相费心。适才可是你萧宰相话里藏刀挑起言语争端的,可怪不得方大人。我宋人行事一向如此,人敬三分,我礼让一尺。人敬一尺,我退一丈。若是谁蓄意挑衅,意图霸凌。无论是言语还是行动上,我们都将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还望萧宰相自己行为言语得体,方可得到我们的尊重。”

萧裕愣了愣,呵呵笑道:“这么说,倒是怪老夫了?老夫只是说了个事实罢了,谁料到让你们不高兴了。罢了罢了,就算是老夫的错吧,不提此事了。老夫是来迎接你们的,可不是来和你们吵架的。二位跟老夫一起进城吧。”

史浩拱手道:“萧宰相大人大量,史某钦佩,有劳大人引路。”

众人催马准备进城,那萧裕拨马在头里走了几步,却又勒马回头道:“对了,有几件事必须要交代你们。燕京府即将成为我大金都城,现如今正在从各处迁移来官衙官员和百姓,城里有些纷乱。你们是宋朝来的使者,不宜在城中乱闯乱行,请二位以及你们手下的兵马严格约束,不得随意走动。倘若惹了是非,到时候可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

史浩拱手道:“那是自然。”

萧裕点头道:“还有,你们是宋朝使者,莫忘了自己的身份。你们来此事和我们进行商谈和议事务的,莫要做和你们身份不符的事情。倘若你们做出刺探军情这种事来,就算你们是大宋使者,也难逃一死。”

方子安大声道:“萧宰相,天都快黑了,你有完没完?我们奔波数千里来到燕京和你们谈判,人困马乏,疲惫不堪。出于人道考虑,你也该尽快安排我们进城居住安顿歇息吧。有什么事不能明日再说?基本的待人接客的礼仪都不懂。难怪有人将你们称之为……那个。”

萧裕脸色愠怒之极,他当然知道方子安说的那个是什么意思。无非便是‘蛮夷’二字。他本要发怒呵斥,想想却又忍下了。这方子安不知天高地厚,他已然入了龙潭虎穴而不自知,自己何必跟他逞口舌之利,要弄死他易如反掌。

当下众人跟随萧裕等人策马进城。城中景象更是令人嗔目结舌。在城外看起来,这是一座巍峨雄伟的巨大城池。但进了城里,感受却有极大的反差。整个城池此刻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工地一般,到处尘土飞扬,空气中灰蒙蒙的一片,昏暗黯淡。到处都是正在建造的房舍,正在挖掘的沟渠街道。暮色之中,无数的民夫像是在微光中蠕动的亡魂一般,蝼蚁一样的在忙碌着。骑着战马的女真骑兵挥舞着鞭子呵斥着驱赶着他们。方子安仔细观察那些人的形貌,发现他们都是大宋百姓的装束,在寒风中穿着单薄破烂的衣物被驱赶劳作着。显然,他们都是金人抓来的大宋沦陷之地的百姓,充作民夫为他们建造新都。

人马踏着尘土飞扬的长街行走着,史浩方子安以及消防军上下人都沉默不语,心中悲愤交加。若说以前有的人不能直观的感受到沦陷之地百姓的痛苦以及金人的凶蛮的话,此刻他们便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这一切。金人占据淮河之北之后,根本没有把原来大宋的百姓当人,他们只是牲畜苦力,供他们驱使。金人将大量的百姓从土地上驱赶走,夺走他们的良田土地改为牧场,将这些百姓当做奴隶牲口,也不知在这种情况下死了多少百姓了。

“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真如是啊。唯有王师能解救他们啊。”史浩皱着眉头轻轻叹息着。

方子安轻声道:“大人,会有王师北定中原之日的。我坚信。”

过了乱哄哄的外城,进入古旧的内城之后,情况才好了许多。内城便是原本析津府的城址,既要将燕京定为都城,自然要扩大城廓规模,所以便以原有城址作为内城,在外围筑造外城墙,从而达到扩大城市面积和重新规划城池以及防御体系的目的。内城原本便是辽国陪都,街市房舍都有规划,故而倒也整齐宽敞。只不过原本居住的内城的百姓随着迁都计划的实施已经被大量的驱逐出内城,以供安置搬迁来的衙门机构和宗师大臣皇族成员。内城中心位置,更是以城主府为中心圈地推平建造皇城,但总体而言,内城格局变化不大。

史浩和方子安一行人等被安置在内城南街街口的一处馆驿安置。这馆驿也不知是原本哪个大户人家的宅子被金人给霸占了,倒是三进三开的大宅子,里边的园子房舍倒也有些富贵之气,只是陈旧老破,陈设简陋。想必这宅子里值钱的东西早已被洗劫一空了吧。

但无论如何,总算是安顿了下来。虽然被告知南边不远处便是一处金军军营,安顿在此处,显然是有让军营监视威慑之意,但方子安倒也并不在意这一点。既然进了燕京府,其实军营在何处已经并不重要了。整个燕京府都是龙潭虎穴,住在何处都是一样的。

萧裕临走之前对史浩和方子安留了话。

“二位大人,馆驿自有侍奉的杂役,酒菜饭食汤水都有安排。今晚二位便好好歇息,明日上午,老夫派人来接二位使者去皇宫见我大金皇帝,呈递国书。之后,谈判之事便正式开始。提醒二位一句,见我大金皇帝时,切勿巧言令色,我大金皇帝可不像老夫这么好说话。若出言不逊,后果自负。”

史浩和方子安冷漠而视,萧裕倒也不计较,自带人告辞离开。

方子安即刻安排值守防卫之事,虽然说身处燕京府中,两百来人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但是要防备的不是金国明目张胆的攻击,而是暗地里的卑鄙手段。所以还是需要认真的布置的。饮食起居这种事自然不可能让馆驿中的金国小吏来负责,一切还是由消防军自己掌控。在后宅史浩居住的院落周边,更是要大力加强防守,以防暗中有人潜入对安全不利,或者是刺探偷听。方子安告诉众人,虽然路上一路艰辛,但到了燕京之后才是真正的考验的开始,所以所有人都要打起精神来,不折不扣的执行命令。因为从此刻开始,一举一动都关乎生死和目标能否达成,必须全神贯注。

当晚,沐浴之后,方子安陪着史浩喝了几杯酒,两人商议了一些即将要面对的事情,商定了一些预案和对策,做到心中有数。

一夜无话,天明时分,史浩和方子安早早起来洗漱完毕,两人都换上了携带的官服,整饬的整整齐齐的坐在馆驿前厅之中等候。不久后,萧裕果然派了一队兵马来护送两人去见金国皇帝完颜亮。消防军兵马欲待跟随前往,被那帮人严词拒绝。最终只允许数名人手跟随前往。方子安便让赵刚和冯一鸣带着几名兄弟随行,其余人等都留在馆驿之中。

穿过长街,一路往北而行。过了中街之后,便看见了一道黑色的高大围墙和高大的城楼,那便是燕京府中已经初具规模的皇城所在了。虽然尚未完工,但是从围墙外边看过去,已然能看到皇城中巍峨的殿宇飞檐,倒也金碧辉煌颇像那么回事了。

人马进了皇宫,沿着青砖大道往前走了不到里许,便来到一座全新建造的大殿前的广场上。所有人都下了马,沿着长长的台阶来到大殿门口,有人自去殿中通禀,不久后,有人高声叫嚷了起来。

“大金皇帝宣宋朝使臣史浩方子安二人进殿觐见。”

史浩和方子安对视一眼,两人微微点头,整顿衣冠,迈步跨入大殿高高的门槛。

一进殿中,一股热浪扑面而来。热浊的空气之中夹杂着呛人的腥膻的味道,空气中还弥漫着油烟一般的刺鼻气味,大殿内更是烟雾缭绕,昏暗不堪。

阳光下进入昏暗的大殿之中,眼睛一时不能适应。待适应了殿中的光线之后,史浩和方子安看清了殿中的情景之后,两个人都吓了一跳。只见大殿两侧黑压压不下百人,高矮胖瘦美丑都有,有的站着,有的靠在廊柱上,有的索性坐在地面上,有的人还举着酒囊在一口口的喝酒,有的嘴角便带着怪异的笑容。整个就像是进了阎王殿一般,周围全是亮晶晶眼神凶恶的鬼怪,似乎随时会扑上来将两人生吞活剥一般。

方子安找到了热力和光线的来源,那是在大殿两侧排成两行的几十口燃烧着的冒着黑烟的大油锅。火光熊熊升腾,散发着剧烈的烟气和刺鼻的气味。方子安暗自叹息,果然是上不得台面的蛮夷之族,朝堂之上乱七八糟,这么巍峨高大的殿宇弄的跟猪圈一般。

史浩很快恢复了镇定,昂首挺胸快步走向前方。方子安托着锦盒也昂首跟在后面,两人来到宝座前站定,抬眼看去,一个穿着花里胡哨的衣服,宛如一只大扑棱蛾子一般的高大身影正坐在宝座上,双目射着两道锐利的光芒看着下方两人。

“大宋钦使史浩、副使方子安,参见金国皇帝陛下。”史浩和方子安齐齐拱手行礼道。

宝座上的那人站了起来,猛然间发出炸雷一般的断喝声:“宋朝来使,为何不跪?”